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当前位置:主页 > 滚动新闻 >
每天一朵玫瑰花
时间:2019-08-14 09:20 来源:环球电视网
分享到: 更多

今年夏天,我带着家人驱车700公里去威海休假。难得能有时间陪家人,尽管只有三天,我们还是充满了期待。我定了黄金海岸的海景房,准备忘掉一切,把身心融入这美丽的海天之间。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沙滩、海岛、小船、晚霞以及战友的盛情款待,让我和家人乐不思蜀。但是,返程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这天清晨,我早早地起床,想再去海边走走。战友一大早就赶过来陪我,他说一会还有几个战友要来送。我推辞了半天,没有成功,也就不再坚持了。

我和战友穿过酒店门前的小广场,走下楼梯,就来到了海滩。我们光着脚走了很远,心情大好。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小广场上布满了玫瑰。战友说,今天他们支队有个同志要在海边举行婚礼。鲜红的玫瑰绽放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太浪漫了!我赶紧掏出手机,照下了这个瞬间。当我预览这张照片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回过头问战友:“还记得十年前的事吗?”战友轻声地说:“当然!”他指了一下对面的码头,说:“就在那里!没想到你还能想起来!”我说:“今天看到这玫瑰花,我刚刚想到的。”

十年前,也就是2007年,我在消防总队带领一个攻坚小组承担一项任务。我们被安排在济南东郊的教导大队,这个当时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突然有一天,总队派车接我,要求我马上报到。作为消防兵,早已经习惯了紧急任务,我赶紧收拾好,跟车去了总队。当进入总队大楼的时候,我感觉气氛不对,赶紧打听,得到的却是噩耗。3月4日晚,威海消防支队特勤中队的李传辉、钱桂仁在紧急救援码头遇险群众的行动中不幸被风暴潮卷入大海,壮烈牺牲。李传辉,我认识,尽管没有见过面,但是通过电话。当时我负责总队的政工网,他在支队政治处,后来他主动要求下基层,到了特勤中队。我第一次感觉到牺牲居然离我这么近,一时难以接受这个噩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我接到的任务是,在总队政工网建一个网页,供大家祭奠烈士。接到任务后,我一夜没合眼,怀着沉痛的心情把这个网页做了出来。第二天,我满眼血丝地把网页上传到服务器,正式开通了网上烈士纪念馆。这个网页介绍了烈士的事迹,浏览者可以从网上留言。网页开通当天,留言就过万。陆陆续续,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战友都通过这个网页寄托哀思。我几乎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下,大部分人都用充满真挚感情的语言表达对英雄的敬仰和哀思,也有人用系统提供的表情包作留言。其中有一个人,只发一朵玫瑰花。起初,由于留言太多,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网页的浏览量也在逐渐的减少。而那个献玫瑰花的人,每天都会坚持献一朵,不论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要知道,我们上的是内网,只能在部队内部才能上。献花者到底是谁,成了我们所有人想知道的答案。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2008年的3月4日,我正在宿舍收拾行李,我在总队的任务完成了,马上要回基层中队。政工网的新网管小尹非常兴奋的跑到宿舍找我,他说,那个献花者今天终于说话了。我夺门而出,与小尹一起跑到办公室。打开网页,看到了献花者的留言:一年了,你在天国还好吗?我想你!我彻底明白了,这个献花者是英雄生前的女朋友。关于传辉的女朋友,我早有耳闻,当时组织上考虑两人没有结婚,女孩子还要追求新的幸福,所以在宣传上也有意识的保护了这段隐私。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后来,我回到了基层中队。由于基层灭火救援任务重,上网的时间就少了。只要我有机会上网,一定会去那个网页看一看,而那个献花者仍一如既往地每天献上一朵玫瑰花。直到有一天,又有战友牺牲了。网页扩容了,留言功能也关闭了。从那一天起,再也没有献花者的消息了。我至今不知道她的名字。

“你们在这里呢?”战友们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送我的战友都到齐了。一阵寒暄、祝福、叮咛之后,我带着家人准备踏上返程的路。上车之前,我又问了一下战友:“她现在怎样?传辉的女友。”战友说:“很好,过得很幸福。”我说:“那我就放心了!”战友问:“不想知道她的名字吗?”我说:“不想!”我拥抱了每一个战友,对他们说:“都给我好好活着!”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路上,我一句话也没有。妻子诧异地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从怀里掏出一朵玫瑰花,这是我刚才从婚礼现场偷偷折的。我把玫瑰花递给了妻子,她幸福地笑了。(作者/井源)



 

作者简介

井源,军旅作家,现为济宁消防救援支队副政治委员。作品散见于《词刊》、《新华诗叶》、《人民公安报》、《山东文学》、《人间》、《大众日报》等,曾获泰山文艺奖、乔羽文艺奖。

作者:井源

电话:19806277077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金宇路56号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责任编辑:宣言
新闻推荐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