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尔康制药涉财务造假却获巨额纾困资金 实控人疯狂套现
时间:2019-02-21 13:55 来源:环球电视网
分享到: 更多

[截至目前,湖南省内共有9家民营上市公司获得省市两级纾困基金驰援,尔康制药大股东帅放文拿到的这27.7亿元,是其中获批纾困金额最大的一家。]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实际控制人在巨额套现后等来地方纾困资金的援手,尔康制药(300267.SZ)又一次引发外界关注。

1月23日,尔康制药公告称,经长沙市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专项工作组研究,公司控股股东帅放文及其一致行动人湖南帅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帅佳投资”)获批纾困资金扶助支持,用于帅放文及帅佳投资化解股票质押风险,扶助金额不超过27.7亿元,扶助方式为通过有关单位发放信托贷款。

截至目前,湖南省内共有9家民营上市公司获得省市两级纾困基金驰援,尔康制药大股东帅放文拿到的这27.7亿元,是其中获批纾困金额最大的一家。

一边是上市公司被监管部门确认为收入和利润造假,造成投资者巨大利益损失;另一边大股东通过质押融资和减持疯狂套现。而控股股东一方面笑纳地方巨额纾困资金,另一方面斥巨资投资医院却“无偿捐赠”做公益。尔康制药及其控股股东又一次陷入“诚信和公平”的争议旋涡中。

  钱去了哪儿?

截至目前,尔康制药的总市值在75亿元左右。而帅放文及帅佳投资对公司的持股比例约为52.68%,即持股市值约39.46亿元。这次帅放文及帅佳投资所获得的27.7亿元纾困资金,相当于其持股市值的70%以上。

与大多数纾困基金用来贷款给大股东化解股票质押风险类似,尔康制药公告称,这笔扶助金额将为帅放文及帅佳投资化解股票质押风险。

尔康制药大股东的质押及其风险情况如何呢?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帅放文质押7.23亿股,占所持股份的84.6%;帅放文家族企业帅佳投资质押了2.32亿股,占所持股份的100%。

帅放文最早的一笔质押开始于2013年9月,最大的一笔质押发生在2016年11月,质押股数为2.07亿股,当时这一笔质押的股权市值将近30亿元。2018年1月发生最后一笔质押。质押价格最低的也有6.4元,而目前尔康制药股价只有3.5元左右。平仓危机凸显。

而平仓危机的另一面,是帅放文家族股权质押套现金额可观。根据Choice数据统计,按每笔质押的市值计算,帅放文和帅氏家庭合计质押市值达到86.53亿元,按4~5折质押率算,合计套现34亿至43亿元。

除此之外,帅放文家族还通过减持累计套现逾12亿元,保守估算合计从上市公司股权上套现超过50亿元资金。

尔康制药的公开信息并没有解释套现所得主要用途是什么。第一财经通过梳理帅放文投资的外围企业,发现除了利美投资,帅放文近几年的投资项目乏善可陈。

2014年至2016年,帅放文先后投资浏阳市利美免疫力修复中心有限公司(下称“浏阳利美”)、浏阳津兰药业有限公司、河南豫兴康制药有限公司、湖南琦琪制药有限公司四家公司,帅放文以自然人名义持股上述公司,持股比例在66.67%至100%之间。

浏阳利美成立于2014年6月,2016年11月1日注册资本金由1750万元增至1亿元,帅放文持有其70%股份。根据该公司旗下子公司浏阳利美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利美医院”)的注册资料可以判断,浏阳利美是一家壳公司,主要资产和资金都下沉到利美医院。

公开资料显示,利美医院位于浏阳经开区的北园,于2015年10月15日正式开业。

利美医院开业时,当地媒体报道称,利美医院所处的利美健康产业园,项目计划总投资55亿元,一期投资28亿元,占地面积630亩,配备必要的住院设施和后勤部门,包括洗衣、配餐、休闲设施等。

帅放文通过尔康制药股权套现的资金,是否主要投资在了利美医院和利美健康产业园,目前外界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利美医院是一家以藏医藏药为特色的医院,主治肿瘤和艾滋病。有意思的是,帅放文在2015年利美医院开业时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利美医院是一家半公益性质的医院。其所持有的浏阳利美股份,将全部捐献给一家肿瘤和艾滋病基金,帮助贫困人士治疗肿瘤和艾滋病疾病。

如此慷慨做公益,却又笑纳巨额资金来纾困,帅放文究竟演的是哪一出呢?

  “神秘”的定增股东

虽然控股股东缺钱,但上市公司并不缺钱。2018年三季报显示,9月末尔康制药资产负债率只有5%,账面资金超过10亿元。

上市公司的资金富足,来自2014年尔康制药上市以来的唯一一次定向增发,彼时募集资金20亿元,其中4亿元是帅放文自己认购的。其余16亿元,分别由彭杏妮出资认购8亿元;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认购4亿元;夏哲元出资认购4亿元。

2014年,只有33岁的彭杏妮出资8亿元认购尔康制药非公开发行股份,被市场称为“80后超级牛散”。

彭杏妮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后,除2016年四季度和2017年一季度有一笔同等数量的股份进出外,所持股份就没有变化过。其所持股份市值如过山车般涨跌——从起始的8亿元,到2016年一季报时市值最高涨到14亿元,如今,市值还剩下3.73亿元。

除尔康制药外,彭杏妮在多家湖南本土企业持有股份。如拟IPO企业湖南鑫广安农牧的第二大股东,彭杏妮持有13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达到19.66%。此外,她还持有长沙东鑫环保、湖南信达电梯(新三板挂牌企业)、长沙正忠科技等多家企业股份。彭杏妮还曾与湖南本土资本大鳄成功系核心人物兰坤联手共同参与大西洋(600558.SH)的定增项目。

此番地方纾困资金27.7亿大手笔扶助帅放文,是否与其他股东的支持有关,目前无从证实。但上海一位从事上市公司壳交易的伍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定向增发由大股东与定增对象签订保底协议是A股市场的“潜规则”,从巨额套现和慷慨做公益角度来看,帅放文并不缺钱,本可以自行纾困,为何需要地方27.7亿元的纾困基金解围?伍先生说,公司上次定增时大股东与定增对象是否签订有“保底”协议,会对大股东的资金压力构成影响。

  造假VS巨资扶助

对于此番地方给予尔康制药控股股东方面27.7亿元的纾困资产,引发市场争议更多的则是上市公司尔康制药的诚信和质地。

2017年5月,尔康制药被外界质疑财务造假:一个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投资1.44亿,当年即实现净利润6.15亿元。

2018年6月,经证监部门查实,尔康制药2015~2016年度通过虚构改性淀粉收入、未确认产品销售退货等方式虚增相应年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其中2015年虚增营业收入1805.89万元,虚增净利润1585.97万元;2016年虚增营业收入2.55亿元,虚增净利润2.32亿元。对此,湖南证监局对尔康制药处以60万元罚款,对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帅放文、刘爱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自2017年5月被质疑财务造假以来,尔康制药总市值从280亿元左右,下跌至目前约75亿元,200多亿市值已经灰飞烟灭。

在尔康制药因财务造假面临多起投资者诉讼之际,突然获得纾困资金扶助,引发业界和市场的质疑,一家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给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的上市公司实控人,地方该不该给予巨额资金扶助,这其中可能暗藏的利益输送等道德风险又该如何防范?

责任编辑:HQTV-高级责编
新闻推荐 NEWS